主页 > 书屋应用 >DPP《中国评论》:党纲决议文冲突 民进党应作整合 >

DPP《中国评论》:党纲决议文冲突 民进党应作整合

2020-08-13 21:45 来源:http://www.sun550.com 栏目:书屋应用
DPP《中国评论》:党纲决议文冲突 民进党应作整合民进党两岸政策论述究竟是迈往“统合”,还是走在“十字路口”最终“歧路亡羊”? 台湾佛光大学公共事务学系助理教授柳金财在中评智库基金会主办的《中国评论》月刊9月号发表专文《民进党应整合一党纲两决议文目标之冲突》,作者认为:“民进党一党纲与两决议文,均否定现今蔡英文政府层面依循宪法规範的两岸政治定位立场及政策诉求。蔡英文既是总统也是执政党党主席,理应协调党政方面两岸政策主张的一致性,令党政同步相向而行,始可有效化解目前两岸政治僵局。两岸执政当局此刻正陷入‘九二共识’泥淖拉锯战,党内务实派适度提出整合性新党纲,不仅突显党政路线同步必要性、符合中间选民民意;同时也符合大陆当局‘反台独’主张,为政治善意表达。”文章内容如下: 
 前言 
 民进党召开第17届全台党代表大会,这是政党轮替执政后首次全党重大会议。然总统兼任党主席蔡英文在党代会致词中咸少发表两岸政策论述,惟会议两项提案特别引起关注:即“维持现状入党纲案”及“撤废中华民国案”。党代会中蔡英文主席裁决交付中央执行委员会研议,暂时避免派系间掀起一番论述大战。 
 事实上,6月16日党内温和务实派人士已赴其党中央,递交32位党代表共同变更党章党纲提案。提案建议在7月17日举行的党代会上,授权中执会根据蔡英文“维持两岸现状”论述,提出更具整合性新党纲。藉此达到发挥冻结或废除、修改《公投“台独党纲”》的作用,解决一党纲与两决议文间矛盾对立目标,去除被标籤化追求“法理独立”之印记。
 所谓一党纲与两决议文间的目标冲突,係指1991年《公投“台独党纲”》、1997年《台湾前途决议文》及2007年《正常“国家”决议文》三者所揭示目标愿景间之相互矛盾。这项以建立维持两岸现状为论述的整合性党纲,不仅标示务实派冀望民进党採取中间务实路线;同时也希望藉此打破“九二共识”的紧箍咒缠绕,创造民共两党交流及两岸协商的政治互信基础。 
 维持现状纳入党纲之争辩 
 根据维持现状纳入整合性党纲这项提案的案由所指出,民进党全代会将授权中执会根据蔡英文“维持两岸现状”论述,提出整合性新党纲,藉此凝聚所谓“台湾共识”及强化民进党维护两岸和平之形象。但此引发党内争论,纷纷抨击此提案的合宜性。党内反对者认为一党纲及两决议文内容、目标,不仅毫无冲突矛盾,反而在政治主张上具有逻辑一致性。 
 民进党内持反对整合性党纲者,普遍认为《公投“台独党纲”》是建党初期追求“独立建国”的传统核心价值;《台湾前途决议文》为描述“台湾是中华民国的现实状态;《正常“国家”决议文》则是揭橥台湾走正常“国家”化路线。这显示民进党对台湾前途的选择,从过去到现在、走向未来,党传统基本核心价值一直没有改变,故无修订一党纲两决议文之必要性。 
 蔡英文主席将维持现状纳入整合性党纲提案,暂时交由中执会研议做法,民进党内部也有不同声音。赞成者认为,这避免派系权力竞逐与两岸政策路线相互缠绕,弹性处理有效化解党内冲突;同时也为维持现状入党纲跨出第一步。这项主张突显民进党向温和的中间路线靠拢,回应八成以上的主流民意,对推展两岸交流、保障民主现状、争取国际支持及推动两岸和平发展有其必要性。 
 然反对者却认为,蔡英文主席不仅在大会中没有碰及两岸政策和南海争议;没有在“九二共识”基础上回应未完成答卷;没有重申坚定维持现状主张,反任凭激进势力逕提撤废中华民国,似有不妥。此外,全代会会场外数个独派团体声援此案,提出建立新而独立国家、制定新“宪法”及终结中华民国殖民体制诉求,形成内外施压态势。这不仅失去向大陆当局表达善意机会,以解两岸无“九二共识”关係生变之危;同时也加深台湾社会内部族群、省籍及“国族”认同冲突。 
 所谓一党纲与两决议文间的目标冲突,係指1991年《公投“台独党纲”》、1997年《台湾前途决议文》及2007年《正常“国家”决议文》三者所揭示目标愿景间之相互矛盾。这项以建立维持两岸现状为论述的整合性党纲,不仅标示务实派冀望民进党採取中间务实路线;同时也希望藉此打破“九二共识”的紧箍咒缠绕,创造民共两党交流及两岸协商的政治互信基础。 
 维持现状纳入党纲之争辩 
 根据维持现状纳入整合性党纲这项提案的案由所指出,民进党全代会将授权中执会根据蔡英文“维持两岸现状”论述,提出整合性新党纲,藉此凝聚所谓“台湾共识”及强化民进党维护两岸和平之形象。但此引发党内争论,纷纷抨击此提案的合宜性。党内反对者认为一党纲及两决议文内容、目标,不仅毫无冲突矛盾,反而在政治主张上具有逻辑一致性。 
 民进党内持反对整合性党纲者,普遍认为《公投“台独党纲”》是建党初期追求“独立建国”的传统核心价值;《台湾前途决议文》为描述“台湾是中华民国的现实状态;《正常“国家”决议文》则是揭橥台湾走正常“国家”化路线。这显示民进党对台湾前途的选择,从过去到现在、走向未来,党传统基本核心价值一直没有改变,故无修订一党纲两决议文之必要性。 
 蔡英文主席将维持现状纳入整合性党纲提案,暂时交由中执会研议做法,民进党内部也有不同声音。赞成者认为,这避免派系权力竞逐与两岸政策路线相互缠绕,弹性处理有效化解党内冲突;同时也为维持现状入党纲跨出第一步。这项主张突显民进党向温和的中间路线靠拢,回应八成以上的主流民意,对推展两岸交流、保障民主现状、争取国际支持及推动两岸和平发展有其必要性。 
 然反对者却认为,蔡英文主席不仅在大会中没有碰及两岸政策和南海争议;没有在“九二共识”基础上回应未完成答卷;没有重申坚定维持现状主张,反任凭激进势力逕提撤废“中华民国”,似有不妥。此外,全代会会场外数个独派团体声援此案,提出建立新而独立国家、制定新“宪法”及终结中华民国殖民体制诉求,形成内外施压态势。这不仅失去向大陆当局表达善意机会,以解两岸无“九二共识”关係生变之危;同时也加深台湾社会内部族群、省籍及“国族”认同冲突。 
 一党纲两决议文对立冲突目标主张 
 有关废除《公投“台独党纲”》争论,2000年“立法委员”陈昭南即提案废除;然因党内争议太大,被当时“总统”陈水扁及主席林义雄劝说而撤案。2013年党内重量级“立法委员”柯建铭在华山会议指出《公投“台独党纲”》已完成历史任务,建议应冻结之。2014年7月陈昭南、郭正亮、吴子嘉、童振源等人再度提出冻结《公投“台独党纲”》,党主席蔡英文裁示将所有提案送交中执会讨论,再召开全代会处理。这虽让争议多年的《公投“台独党纲”》暂时埋下结束伏笔,但却引发“台独”基本教义派人士纷纷出走,并成立新政党“自由台湾党”或依附“时代力量”。 
 事实上,这份整合性党纲修正案比较接近,前主席谢长廷在中常会的“整合三决议文”提案。民进党菁英至今不愿认真面对处理《公投“台独党纲”》和两决议文的论述矛盾,只是简单化地表述两岸政策指导原则係以《台湾前途决议文》为最高指导原则。这种立场原仅只是华山会议的共识,此种结论性政策观点从未经过党代会通过,就法理而言是否为全党共识决议不无疑问;且《正常“国家”决议文》出台时间比《台湾前途决议文》更晚,明显违反后法优于前法原则。 
 1999年民进党通过《台湾前途决议文》,决议文中主张台湾“事实上”已成为一个“主权独立”的民主“国家”,“其‘主权’领域仅及于台澎金马与其附属岛屿,以及符合国际法规定之领海与邻接水域”。台湾“固然依目前宪法称为中华民国,但与中华人民共和国互不隶属,既是历史事实,也是现实状态”。决议文主张“任何有关‘独立现状’的更动”,都必须经由台湾全体住民以公民投票方式决定。 
 2007年9月民进党通过《正常“国家”决议文》,主张推动正名、制宪、申请加入联合国,实现台湾为正常“国家”。此决议文比《公投“台独党纲”》更加追求“法理“台独”。决议文认为,大陆当局试图以“一个中国原则”、“反分裂国家法”片面改变两岸现状,压缩台湾国际生存空间,造成“国际关係不正常”;沿用不当的中华民国宪法架构,造成“宪政体制不正常”;威权统治残留的教育文化迷思和对本土文化的压制与污名化,造成台湾人民“国家认同”不正常”。 
 究其实,《正常“国家”决议文》并非2008年总统大选候选人谢长廷的诉求,而係由当时总统陈水扁及党主席游锡堃所力促产生。游试图在党内总统初选中,寻求与独派结盟获支持被提名;扁则因身陷贪腐丑闻,藉拉拢独派获取政治资本巩固领导权,双方结盟力促通过。这导致民进党两岸政策路线的大翻转与断裂,陈水扁所揭示“新中间路线”已改弦易辙,由建立两岸政治统合新架构的“统合论”,摆荡至追求法理“独立”、正常“国家”运动、“一边一国”的“分割论”。 
 民进党难跳脱“台独”党质疑 
 基本上,《公投“台独党纲”》及《正常“国家”决议文》揭橥迈向“独立建国”愿景,与《台湾前途决议文》承认“中华民国”形成矛盾对立目标冲突,这也是民进党仍被批判拥抱法理“台独”之依据。《公投“台独党纲”》主张建立“主权独立”自主的“台湾共和国”,《台湾前途决议文》则是认同中华民国;《正常“国家”决议文》则是追求台湾为正常“国家”目标。 
 民进党为台湾当局目前执政党,却在核心政治主张上有追求“法理独立建国”及“维持两岸现状”两种冲突性目标,此或将引发中间选民疑虑,认为民进党承认中华民国仅只是暂时性权宜之计“借壳上市”,是民进党有意为之的一项迂迴战略退却。 
 至于《台湾前途决议文》虽承认“中华民国”,但宣称主权与领土範围限缩在台湾,此即是中华民国等于是台湾并结合一体。然此决议文仅是界定台湾与中华民国关係,台湾就是中华民国、中华民国就是台湾;却无说明两岸关係性质究竟係属何种定位。惟民进党后又宣称两岸可以建立特殊关係,保有些许“统合论”的国家统一愿景。 
 然而,当民进党通过《正常“国家”决议文》,等于又是推翻《台湾前途决议文》论述主张,甚至比《公投“台独党纲”》更加追求法理独立目标。《台湾前途决议文》提出中华民国是台湾、台湾是中华民国论述,若係指管辖权的分治,殆无疑义;但若是主权的分割,则变成“两个中国”、“一中一台”的“一边一国论”。 
 换言之,民进党若依据《正常“国家”决议文》,就不可能会承认“一个中国原则”、“九二共识”;而是採取“制宪”正名变更“国号”,这等于从内而外彻底变更中华民国实质内涵与形式。民进党已第二次执政,但《公投“台独纲”》与《正常“国家”决议文》却对中华民国持否定态度;而《台湾前途决议文》虽承认中华民国,却宣称主权与领土範围而非是管辖权仅限缩于台湾。此即是中华民国与台湾已结合浑然成一体,中华民国实质“台湾化”,从“中国之国”转化成“台湾之国”。
 一党纲两决议文修订方向思考 
 民进党订定维持现状纳入党纲,以整合一党纲与两决议文冲突目标设订有其必要性,避免两岸政策典範主轴游离摆荡于建立特殊关係统合论、维持两岸现状论、追求法理“独立”论之间。民进党通过维持现状纳入党纲回应遵循中华民国现行宪政体制说”、《中华民国宪法》,系统性阐述“主权与领土”範围,避免两岸主权与台湾主体性论述冲突;与此同时,应思考修订、冻结甚至废除一党纲及两决议文: 
 首先,修订《公投“台独党纲”》“独立建国”目标:此党纲源自对抗国民党政府制订《“国家”统一纲领》,陈水扁执政时期已宣布中止冻结“国家统一委员会”实质运作,为避免统独争论激化台湾内部国族认同,应可考虑放弃以公投方式建立“台湾共和国”目标。且“台独”论述历经转变,既已承认中华民国及宣称“维持两岸现状”,何须再揭橥“独立建国”愿景呢?又此党纲已被解释为“历史文献”,但其存在民进党难去除“台独”党印记。 
 《公投“台独党纲”》既已成为历史文献,《“国家”统一纲领》及“国家统一委员会”也暂时停止运作,统独相互激化相剋而成条件已消失。民进党既然宣称承认“中华民国”、依循《“中华民国宪法”》,则理论上台湾并不存在“独立建国”问题,而是当与中国大陆统合时应如何架构一套民主程序的问题。就此而论,《公投“台独党纲”》或可走向《统一公投宪典》,这样民进党不仅能去除“台独”党印记;也给予大陆当局保有统一愿景期待,贯彻“寄希望于台湾人民”策略,积极争取台湾民心与认同。
 其次,修订《台湾前途决议文》主权与管辖权界定:此决议文对“主权领域”界定为台澎金马与其附属岛屿,这违反《中华民国宪法》有关领土範围依其固有疆域之规定,混淆“主权”所及与有效统治领域管辖权概念。《中华民国宪法》实隐含台湾与大陆同属一国意涵,也就是中华民国的主权与领土範围及于大陆。 
 民进党政府若表态宣称中华民国的主权与领土範围及于大陆,这可以视为是一种政策善意。又中华民国是台湾、台湾是中华民国也可解释为,中华民国目前管辖权及有效统治领域限缩在台湾,而非“主权及领土”仅及于台湾,这也是一种善意表达。 
 最后,修订《正常“国家”决议文》违宪规範与行为:此决议文批判大陆当局主张一中原则,同时冀图通过制宪、公投、正名及以台湾名义参与国际组织,谋求法理“独立”。民进党既已宣示《台湾前途决议文》是目前党两岸政策最高指导原则,此决议文承认中华民国;但《正常“国家”决议文》又宣称要正名变更“国号”,迈向正常“国家”目标。
 若依后法优越于前法原则,毋宁而论,《正常“国家”决议文》的效力高于《台湾前途决议文》。这实已造成一个党最终愿景目标的相互背离,甚至到无法调节对立冲突的程度。《台湾前途决议文》尚保留建立两岸特殊关係安排,这或可解释为在“宪法”规範国家统一愿景上仍採开放性多元选项。但《正常“国家”决议文》则对两岸关係终局安排,最终採取封闭性单一选项。 
 总结而论,修订整合一党纲两决议文可视为民进党当局的善意表现,尤其是蔡英文政府至今仍未就大陆当局所关注“九二共识”问题做出完整答卷,陈明两岸关係定位属于何种性质。蔡英文既以《中华民国宪法》宣誓担任总统,宣称维护中华民国国家主权与领土,表达依据《中华民国宪法》、《两岸人民关係条例》处理两岸事务。法理上即是预设“宪法一中”、“ㄧ国两区”意涵,来处理两岸关係定位及相关事务。 
 维持现状纳入党纲是最低线善意 
 民进党一党纲与两决议文,均否定现今蔡英文政府层面依循宪法规範的两岸政治定位立场及政策诉求。蔡英文既是总统也是执政党党主席,理应协调党政方面两岸政策主张的一致性,令党政同步相向而行,始可有效化解目前两岸政治僵局。两岸执政当局此刻正陷入“九二共识”泥淖拉锯战,党内务实派适度提出整合性新党纲,不仅突显党政路线同步必要性、符合中间选民民意;同时也符合大陆当局“反“台独”主张,为政治善意表达。 
 儘管民进党要通过整合性党纲或新决议文,及修订一党纲两决议文係属重大政治工程,相当不易。然此却可避免党两岸政策论述主轴範式分歧,游离摆荡于建立特殊关係统合论、维持两岸现状论、追求法理独立论之间,真正为台湾人民擘画出清晰的“国家认同”方向及利于建立两岸和平稳定关係框架。既是如此,维持现状纳入党纲符合中间路线发展,而“撤废中华民国案”则属激进“台独”路线,理当避开之。 
 民进党不能既“骑驴”,却又四处“找马”,这样矛盾对立的双重战略可能导致中华民族主义与台湾主体意识对抗,诱发大陆当局採取《反分裂国家法》及强化“武统”合法性基础,最终可能连最低线“维持两岸现状”皆难获致,更遑论最高线正常“国家”目标。民进党两岸政策论述究竟是迈往“统合”?背负台湾命运的“十字架”创造两岸共荣共存双赢,还是走在“十字路口”最终“歧路亡羊”?民进党岂可儿戏等闲视之。
 

相关文章